首页 移动互联

广州城中村“三线改造” 网络运营商洗牌

电力线、网线电话线、有线电视线等“三线”如蜘蛛网般盘踞在握手楼和狭窄巷道里,人们头顶上方就是密匝的各种线缆,这一现象曾经是广州市各城中村的“标配”。2015年以来,穿着“三线改造”工服的工人穿梭在各城中村小巷,剪掉、清理密集得已经不成样子的网线,入村网线重新铺装,以往容易导电的铜缆被换成光纤,简洁安全了许多。

原有网线剪掉了,一些住户发现,断网之后却迟迟不能恢复。有民营网络运营商告知,其在很多城中村“三线”改造中,线路未能重新落地,其中,互通宽带涉及断网过万户,长城宽带断网用户35070户,随着城中村“三线改造”的逐步推进,这一数目还在逐步扩大。

因为断网,有民营网络运营商甚至开始关停驻村营业厅。城中村“三线”改造,改变的不仅是景观,对于各个网络运营商而言,不啻于一次重新洗牌。

“剪线”

“三线”改造中,最早动手剪掉旧网线的是天河区棠东村。“聚友e家”服务站站长胡江波称,时间是2015年4月份。之后不久,他负责的珠村、棠下、宦溪、黄村、莲溪等城中村,也陆续开始剪线。

胡江波称,刚开始村里一两个机箱被剪,连他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绪激动得不得了,带着员工日夜不停抢修、报警、跟剪线的人对峙。到后来,一个村一次性就剪了100多个机箱,客服电话被打爆了,报警警察都不来现场,只是要他们自己跟村里协商解决。

胡江波后来获悉,本轮城中村“三线”改造,各村均通过召开村民代表大会,确定了参建企业名单,但是天河区绝大部分城中村均把民营企业摒除在外了,各村宣布的参建名单上仅有电信、联通、移动、铁塔和省市有线电视几家。”

在胡江波的业务辖区,“三线”改造之前,聚友e家仅在珠村就有近3000在线用户,“几个村加起来超过一万户。”这些曾经让胡江波骄傲的业绩数字,因为断网,如今成为令他头疼的紧箍咒。

“现在几个村加起来,剪剩下的还有1000多户。每天都有无数用户打电话问我们断掉的网络什么时候恢复,也有用户跑到营业厅来询问,什么时候恢复?我自己都看不到希望,都不知道该怎么跟用户解释。”

胡江波称,从2015年下半年到现在,他精神一直很煎熬,“吃不好,睡不着,感觉非常痛苦。”

更加严峻的形势还在后头。14日,胡江波告诉记者,“下星期”剪西环路,珠村营业厅就可以关门了。到4月底,各个村旧线基本就剪完了,业务归零,他这个从2月份就只能领到不到4000块钱底薪的大区经理,可能就要再就业了。

驻村营业厅关门的噩梦,在长城宽带白云北区大区经理曹江那里,已经成为现实。其业务辖区涵盖大岗、马岗、彭边、鹤边、七星岗等30多条村,长城宽带仅在七星岗一个村顺利落地,“各村宣布的参建企业,依然是那5家。”

截至15日记者采访时,长城宽带在大岗、马岗的服务站已经关门了。“大岗1300个用户,马岗400个用户,全部都断网瘫痪在那里了,不关门,还能做什么呢?”

同样面临营业厅关停噩梦的,还有长城宽带越秀区老东山区大区经理黄嘉良。长城宽带在其业务辖区登峰村、金贵村、横枝岗、西坑、清水塘、市右村等村,同样未能重新落地。

黄嘉良称,三旧改造之前长城宽带仅在登峰村就有2000多户用户,拥有最高的用户数,“之前移动、联通甚至都没在村里开展宽带业务”。

在登峰村,《登峰村“三线整治”公告》甚至在村中变压器厢上都可以找到。公告上,“村公司会同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省市有线五家营运商,由中国电信牵头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3月期间共同推进本村内通信线路规范整治”的文字红色加粗,分外显眼。 

黄嘉良称,此前两周,周末都有电信和移动公司的工作人员在村里路口设点发放传单,说长城宽带在村里做不了了,村里25日之后剪线,很多客户跑来营业点询问。

“10天之后,各个村原有的网线全部剪掉,我下面的3个营业厅也要保不住了。”

记者走访发现,在天河区、白云区、越秀区、黄埔区、番禺区,各民营网络运营商在绝大部分已经启动“三线”改造的城中村未能实现重新落地,用户断网情况严重。

根据长城宽带提供的数字,目前公司断网村22条,涉及断网用户35070户。未落地城中村229条,将要受影响的用户数266136户。互通宽带负责人黄先生则告知,公司在广州有宽带接入业务的有上百条城中村,其中因三线改造收影响不能重新落地的有80多条村,因剪线断网的在线用户已有过万人。

“落地”

三线改造过后,民营网络运营商为何在部分城中村不能重新落地?受访者均表示,城中村限制线路进村的网络运营商数目,以及村中第三方独立运营公司的出现是主要原因。

天河区聚友e家服务站站长胡江波以珠村为例,向记者介绍其在争取公司网线重新落地该村的经历。珠村自2015年9月份开始剪线,胡江波称,聚美e家的原有用户网线都被剪完了,迄今看不到恢复的希望。

从公司网线开始被剪,胡江波就一趟趟跑村委、珠村街道办和天河区政府。村委人员告知,珠村的落地运营商已经村民大会确认,为电信、移动、联通三家,民营网络运营商都不在名单之内,此后街道、村里开“三线”改造协调会,聚友e家、长城宽带和互通宽带等民营网络运营商都没接到过通知。

多次交涉,珠吉街道、珠村村委要胡江波和村里的第三方独立运营公司商谈落地问题。该第三方公司名叫“广州市杰普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胡江波要求能够和电信、联通、移动一样,将公司网线铺进村,遭到杰普公司拒绝,后者告知,线路只可以进到杰普公司的机房,交出代理权和经营权,收费五五分成。

“光缆进不了村,我们就没有开展业务的自主权,哪里敢答应?”业务辖区其他城中村基本情况都差不多,民营网络运营商的网线重新进村问题无解。

记者14日中午在珠村看到,“广州市杰普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地点就在珠村村委会大楼内办公。胡江波指着该村委会大楼上的横幅“严厉打击互联网黑接入”自嘲:“我们就是村委要打击的‘黑接入’”。

珠吉街道办武装部长李望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聚友e家所在的公司前期参与城中村“三线”改造不积极。“其他公司都是与村、第三方公司和房东、村民举行过多轮艰苦谈判,才谈下来现在的方案,到剪线才着急起来,想跟电信等三家参建商享受一样的条件,第三方公司肯定不会给的。他后面才要求参与进来,条件肯定苛刻一些,而村里三九改造有进度要求,不可能等一家公司。”

白云北区长城宽带大区经理曹江告诉记者,其业务辖区大岗村成立的第三方经营公司叫“翼强者”,村里“三线”改造之后,只有电信一家公司线路铺进村了,大岗村村委承认长城宽带有参建资质,但要求其跟第三方公司谈。但“翼强者”的负责人提出的合作方案实在难以接受。

“新增客户他们要分成6成,存量客户也要交给他5成,运营权要交给他,我们接触不到客户。除此之外,我们还要交5万元押金,村里架的钢角线,我们也要花近30万元购买,村里长城宽带的机箱、光缆等设施的所有权也不归我们,而是归第三方公司所有。”

此外,“翼强者”还向曹江提出,之前长城宽带一年530元、移动一年360元优惠套餐都不能在该村实施,要求进村运营商涨价,不得低于电信10M带宽每年990元的标准。

曹江业务辖区下的彭边、鹤边村,村里的第三方公司提出的条件更加苛刻。“根本谈不下去,对方要价太高:架线工程我们来做,我们运维,半年之后待业务稳定移交给第三方公司由其经营,所有资产归第三方公司。担心客户流失,签下来将来经营也是问题。”

越秀区长城宽带老东山区大区经理黄嘉良甚至一度因为线路重新落地城中村问题,找到了广东省通信管理局,该单位是广州市城中村“三线”改造领导协调小组的主要成员。

2015年11月11日,登峰村召开三线整治问题会议,会议由登峰村事业公司主持,越秀区建设和水务局一名张姓科长、登峰街道城管科徐姓工作人员与会,讨论进村的三条钢角线费用分摊问题。这次开会,村里和登峰街道办并未通知长城宽带,“我听其他宽带公司说开会,自己找了过去,也签了到。但之后街道和村里再开会,依然不通知我们。”

村里参建网络供应商名单没有长城宽带等民营企业。黄嘉良找到越秀区建设和水务局,“区建设和水务局张科长说村里是私人地方,他们只是督办、负责赶进度,让我找登峰村村委谈。”而越秀区村委干部则告知,网线属于公共设施,村里说不上话,归上一级管。在登峰街道,城管科周科长告知,街道只是负责协调,谁做谁不做,街道说不上话,确认五家名单的文件是省通信管理局发的。

最终,黄嘉良找到省通信管理局,工作人员又说名单是越秀区建设和水务局提交的,这让黄嘉良特别不解。“省通信管理局关于越秀区三线改造会议是2016年2月份召开的,我代表公司2015年11月份、12月份两次向越秀区建设和水利局提交参建申请,越秀区建设和水务局也在2016年1月5日复函,认同我们有权参建,为何街道、村里开会的时候,我们一样还是接不到通知?”

黄嘉良称,他也找过电信等公司谈过合作,但是对方不同意,“原本三条钢角线的设计方案本来就已经把我们排除在外了。”

登峰村村委有人告诉黄嘉良,长城宽带公司没有获得村里“三线”改造参建资格,一旦发现长城公司的人去村里来线,他们会通知街道,街道会通知派出所出警。“我也是正规合法公司,不应该受这种待遇。”

多名受访者不约而同表示,有证据表明,部分城中村第三方运营公司甚至自己铺设了一张进村的网。“像珠村和吉山村,要我们把主线拉到第三方公司机房就不用管了,他除了自己铺线做小私网,还能怎么做?”胡江波称,这正是“三线”改造要重点清理的对象。

甚至在“三线”改造中网线重新落地城中村基本未遇到阻碍的中国电信,也曾遭遇类似要求。16日下午,中国电信广州分公司一名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曾有城中村第三方公司向工作人员提出,要中国电信把网线拉到第三方公司的机房就可以了,具体经营由第三方公司负责。“当然我们不可能答应他。具体哪个区哪个村,我不能跟你说,因为我们还要在这个村开展业务。”

“上访”

民营网络运营商在多个区的城中村“三线”改造中受阻,让长城宽带广州分公司负责人奕先生(化名)极为不解。

“‘三线’改造宣传发动之初不是这样子的,市里、区里开会,我们公司都有接到通知。原本以为‘三线’改造对公司业务提升是一次机遇,现在看来,成了一次灾难。”

奕先生举例称,2015年3月20日全市召开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和专业市场管线整治2014年度工作总结暨2016年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议,2016年1月5日全市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2015年度工作总结暨2015年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议,2015年11月5日召开的广州市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视频会议,以及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2015年7月15日召开的宽带网络基础设施相关问题协调会,包括长城宽带在内的多家民营网络运营商均接到了会议通知。

此外,白云区2014年9月24日召开会议,针对广州网络提速工程遭遇数百“黑点”阻碍事件,探讨解决宽带工程“最后一公里”问题,包括长城宽带在内的4家民营网络运营商接到通知与会。

但之后的各城中村“三线”改造的协调会,民营网络运营商们的运气却越来越差。

因为网线不能在城中村重新落地,民营网络供应商们不得不到处投诉。奕先生自嘲称,去年下半年至今,他自己简直成了一个专业上访户了,“成绩”就是为公司拿到了一堆“复函”、“批复”:

广州市天河区住房和建设水务局于2015年8月19日复函称,长城宽带是合法宽带运营商,承诺将积极协调解决用户断网问题,尽快恢复受影响用户网络线路,保障用户上网权益。复函称,天河区管线整治工作由属地街道及村社组织实施清理和规范管线等工作,要求长城宽带提前介入,积极与各街、村、管线整治牵头实施单位对接沟通。

先后发出类似“复函”的,还有越秀区建设和水务局、番禺区建设局。“意思都差不多,承认长城宽带有参建资质,要我们自行和村、街道协商。”

广州市白云区住房和建设水务局则于2015年12月9日向长城宽带发回《不受理事项告知书》,告知书称,根据当前市、白云区工作部署,城中村管线整治工作主要由各城中村会同有资质的通信运营商研究决定整治方案并开展整治行动,政府部门除要求参与单位资质外,无企业准入类的通知要求,“贵公司反映的参与白云区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需得到区住建水局许可的问题与事实不符。”

告知书认为,“贵公司参与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工作受阻拦及合法权益受阻问题,属公司与属地城中村经济联社及相关运营商的民事行为,”建议直接起诉。

也有好消息。在接到互通宽带和长城宽带反映海珠区东风村村委要求“将不规范的线缆拆除后,重新铺设线缆受阻无法恢复网络线路,导致1400多个用户无法正常上网”,015年7月17日,海珠区科技工业商务和信息化局发函海珠区南洲街道办《关于协助恢复南洲街东风村宽带网络线路的函》,称经了解,两家公司均是在海珠区工商注册纳税企业,企业均经广东省通信管理局批准许可经营的合法宽带运营商,“为保障合法企业和用户的正常权益,请你街协调东风村委,尽快恢复两公司受影响的用户网络线路。”

除此之外,接长城宽带投诉信之后,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于2015年8月19日发函天河区政府,《市工信委关于协调长城宽带参与广州市城中村网络管线线路整治工作及正常市场运营活动支持的函》要求天河区“严格执行共建共享原则。在管线整治过程中,需同时向获得广东省宽带用户驻地网经营许可的企业开放,严禁出现垄断。”该函同时要求要“加强对辖区内街道办事处、村委的指导工作,发现问题及时纠正。”

广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于2016年1月29日也向长城宽带复函,《广州市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长城宽带公司反映弱电线路整治存在垄断问题的复函》称,关于长城宽带反映部分城中村在弱电线路整治过程中存在不同程度变相垄断情况的问题,我办已交各区处理,并要求各区严格按照《广州市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三年行动计划(2014-2016年)》和《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关于印发广州市城中村管线安全隐患整治工作标准的函》的有关要求,指导辖区内城中村依法依规开展弱电线路整治工作,防止出现垄断和变相垄断的违法行为,切实保障各运营商和用户的合法权益,营造良好的整治环境。

“模式”

采访中,奕先生和互通科技的负责人黄先生均认为,民营网络运营商网线重新落地受阻的城中村大都对“三线”改造参建网络运营商数目设限,有些村还成立了第三方经营公司,简直成了广州城中村“三线”改造的“一种模式。”

记者留意到,天河区、番禺区在广州市有关三线改造的会议上,先后明确辖区内存在上述做法,并作为“三线”改造经验在“汇报”中展示出来。

在2015年11月5日广州市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视频会议上,天河区人民政府《关于天河区开展“城中村”“三线”整治工作会议的汇报》中,称通过发动电信、移动、联通、铁塔等运营商,将整治工作交由运营商联合实施,既规范了市场又防止了垄断。

该“汇报”称:“今年(注:2015年)上半年,我们在广州电信的大力支持下,抓住‘宽带中国.光网城市’的机遇,形成了这种比较有效的模式。”“发挥村社主体作用,将村干部组纳入整治工作组,负责协助解决施工问题。同时,由村社承担报装登记、日常检查等工作。”“提高村民参与度。要求每条村的整治方案都提交村公司股东代表大会讨论通过,并向全村公告。”

2016年1月5日全市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2015年度工作总结暨2015年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议上,番禺区提交的《番禺区统筹推进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工作的情况汇报》称,全区重点推行委托第三方代理商代营代维的管线模式,即由村委及各运营商共同委托一家第三方代理商规划统建公共路由并管理村内网络,实现光纤化改造后,第三方代理商在村内设营业厅统一代表各运营商负责受理报装、维护等日常运营。

“汇报”称,“这种模式既顾及各运营商经营的独立性和利益,也充分发挥了第三方代理商全程参与的组织协调作用,便于日后维护管理,改造过程平稳、快速、统一、有序,这也是网络在城中村的小区化管理的一种表现。”

显然,这一“模式”和“经验”遭到了民营网络运营商们的抵制。“限制竞争,就会产生垄断,最终受损的,肯定是消费者。”奕先生称,长城宽带在向各主管部门的投诉之中,“垄断”是一个关键词。

奕先生称,2014年3月3日印发的《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全面推进我省宽带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的意见》,第十六条规定:打击配套设施建设领域垄断行为。建设单位、业主单位、物业服务企业、电信和广播电视运营企业不得就宽带网络接入、通信基站建设、使用信息配套设施等达成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不得限制电信和广播电视运营企业的公平竞争和用户的选择权。对违反有关法律法规的行为,相关职能部门要依法查处。并明确责任单位为:省物价局、住房城乡建设厅、通信管理局、新闻出版广电局、省电信和广播电视运营企业。

投诉过程中,多个部门给长城宽带的复函中明确表示,在城中村“三线”改造中要防止垄断。其中,广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2016年1月29日复函称,“关于你司反映部分城中村在弱电线路整治过程中存在不同程度变相垄断情况的问题,我办已交各区处理,并要求各区严格按照《广州市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三年行动计划(2014-2016年)》和《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关于印发广州市城中村管线安全隐患整治工作标准的函》的有关要求,指导辖区内城中村依法依规开展弱电线路整治工作,防止出现垄断和变相垄断的违法行为,切实保障各运营商和用户的合法权益,营造良好的整治环境。”

“防止垄断”还出现在广州市越秀区建设和水务局给长城宽带的复函,以及黄埔区主管部门于2015年10月9日给辖区各街道的发函之中。在黄埔区《区城中村及专业市场安全隐患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区科技工业商务和信息化局关于网络运营商要求参与城中村“三线”整治的函》中明确,不能禁止具有通信资质的网络营运商参与“三线”整治工作,要避免产生新的通信垄断。

但是具体实施中,各城中村村依然限制重新落地的网络运营商数目。“除了电信、联通、移动和省市有线电视,这两个区绝大部分启动‘三线’改造的城中村,民营网络运营商全都受阻。”

“问诊”

民营网络运营商屡屡受阻城中村“三线”改造,原因何在?奕先生称,肯定不是公司参建资质有问题。

应长城宽带要求,广东省通信管理局于2015年7月20日发出《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关于同意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继续经营宽带用户驻地网业务的批复》,批复再次确认,长城宽带在广州、深圳有经营宽带用户驻地网业务资质。

有合法资质的民营网络运营商在参建城中村“三线”改造中受阻,政府部门除发函协调之外,是否完全无法作为?奕先生认为,情况并非如此。

从化区科技和信息化局2015年10月1日给城郊街向阳村委发函,《关于进一步推动从化区城郊街向阳村弱电线路及设施专项整治工作的函》明确,“电信、移动、联通、铁通和长城宽带等运营商”均有权参与城中村三线改造,并要求向阳村村委给予支持配合。

海珠区绝大部分启动“三旧”改造的城中村,均没有出现对民营网络供应商设限的情况。其中,海珠区凤阳街于2015年11月13日出台的《凤阳街康乐村“三线”专项整治新旧主干路由、线路切换工作实施方案》,参建单位有中国电信、移动、联通、省市有限电视、广东互通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长城宽带,以及项目实施单位中时讯通信建设有限公司。

在一份《海珠区南洲街东风片区“三线改造”整治协议书》样本中,协议书第一条“工作内容”中明确,共有9大运营商参与该片区“三线改造”工作,其中长城宽带、互通宽带、恒汇网络、天盈公司均为民营公司。

不和谐音出现在海珠区石溪村。该村2015年11月份启动三线改造,2016年2月29日开始剪线。海珠区长城宽带西片区大区经理张新建称,目前长城宽带因剪线断网用户近600户。

该村名叫“广州市南松通信系统工程有限公司”的第三方经营公司,跟长城宽带和互通公司谈的合作条件看上去十分熟悉:长城宽带和互通宽带只能将主线拉到南松公司的机房,由南松公司架进村管线,租南松公司的管线费,收费五五分成,长城宽带和互通宽带没有经营自主权,且只能制定一年期套餐。

令张新建更加紧张的是,除了石溪村,有消息传出,南松公司还找到五凤村,想要以同样的模式拿下该村的三线改造公司。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